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国学课教案 >> 正文

【流年】爱是深沉幻觉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8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清晨,他看到她刚洗过的头发,空气里漂浮清淡洗发水的香味。她穿过那扇木门,提着竹篼去采摘新鲜的蔬菜。初夏,这个时节像年轻女孩充盈的泪水,她如同一株绿色植物的汁液,充满清凉与绿色的生命力。多年以后,他仍然会想起她,指着那扇被二次安装的圆拱形木门对他说,你看,它老得连我都不认识了。

他看到她的眼睛,还是那么年轻,它们没有任何衰老的痕迹。美好的身体和头发,这可以为他付出的美丽还能持续多久。

在梦里,他看到高高耸起的土墙有时光裂开的缝隙,幼年时候在木门上的涂鸦依然存在。院子前的古老梧桐被砍去枝桠,有片片剥落的树皮,人在不断老去、死去。土坟是被逐渐融入土壤的东西,等一代又一代人长大、老去。这时光的界限里,只有消失。

他想起在山中和她居住的日子,黄昏的时候,他在衣服上撇一朵散发浓郁香气的白色栀子,穿过小山和河流来看她。她永远记得他,在暮色中散发香味的身体和雪白衬衫。整个夜里都是青蛙的叫声,他们坐在柏树下看漫长夜空里的星辰。

她说,我们可以在这样的时空里慢慢变老,速度如此之快,快到你无法想象。等我老了,你还会爱我吗?

他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紧握的双手中间,开始怜悯自己,怜悯他对她的爱。即使是那样浪漫温暖的爱也无法穿越孤独和永恒,头顶的星光如同一把锁,把他们锁进深深的白昼之中。

他说,会,直到你死,你死了我也一样爱你。因为我们的身体和灵魂天生就是用来相爱的。

他在月光下吻她,除去她的衣裙。抚摸如丝缎般光滑的肌肤,他们纠缠,做爱。除此之外,没有其它的办法可以让他们停止思考。他爱她,但不知道可以给她什么,什么可以使她快乐。

那个夏天,他每天都从河的对岸过来,带上她喜欢的花朵。衣服上弥漫穿越河流和树林的潮湿。她赤身躺在他的怀里,把自己交给他。那是她在这个世间最终的凭证,把身体和灵魂交给一个在暮色中出现的男子。多年以后,当她面对他涉水而过的河流和倒塌腐朽的木门时,她依然记得他抚摸过自己的感觉。那是她一生中最快乐,在世间取得最极致的存在时刻。

她说,来,朝笙,把我的灵魂带走,好好保管它。

他看到她从自己的身体上滑落,像丝带滑落到地上一样。她朝他笑,眼睛弯得和月亮一样,他确信那是她最妩媚动人的时候,他开始为她的美感到惊叹。那是一种恍惚朦胧,像月亮又像蝴蝶一样的美丽。他们像最原始的生物在对方的身体上需索,直到山里有炊烟升起。山中岁月,不知生死,不知年华。

他在她旺盛的呼吸和熟睡中离开她,回到他的家中,每到傍晚,他又准时消失来到她的身边。

每天夜里为此付出的精力和汗水都如同逝去的流水,他知道他在消磨她的青春和美丽,他不愿意再让眼前这副身体有机会进入其他男人怀里。他抚摸她,像一朵放在手心里的花朵,流淌出来的汁液只属于他。他要这样折磨她,直到她老,直到她死,这是他对她的诺言。

而她也知道自己在吸吮他的精元,在日后,因为经历过她的繁盛之城而再也看不上任何云淡风轻的女子,她带给他的极致与快乐,要他用一辈子的寂寞去弥补。

这样,即使发生任何变故,即使他们被漫长岁月分隔。依然会记得彼此。

他把她抱进浴室里,用香皂给她擦试身体,在这个只有她一个人居住的房子里他不用顾忌任何人,他爱她深入骨髓。用淋浴的喷头浇灌她如花房般的身体,清洗身体的每一个部位,用手指伸入温柔的淤泥之中,在浴室里听她狂叫。他对她的爱已经不能用任何度量来形容,他们又回到血迹斑斑的床上。他用白色床单裹住她的身体,抚摸她柔软潮湿的头发。把她抱在怀里,再次亲吻,手指像音符一样掠过她身体的每一处,压在她身上来回地上下翻腾,他重复这样的动作不知道多少次。

十七岁的时候,她已经是无人照顾的少女。他跟随她来到这里,他对这个睁着大眼睛的女孩无法抵抗,因为她睁大的眼睛永远像一个无辜的孩子望着身边的每一个人。那个时候他就感到她的身上有一种魔力,并且没有期限。即使年华老去,他相信她也会执着到底。

她对任何未知的事物都没有恐惧,她有为尝试新鲜事物敢于付出代价的勇敢。她把他带到卧室,那是五月的下午,她在他面前脱掉外面的衣服,剩下一件白色棉布内衣和蓝色内裤。

她说,我知道你为什么跟我来。

她继续解开内衣,把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胸部,他触摸到如花朵一样开放在自己面前的身体,没有任何可以采取的行动。她在他面前没有恐惧,慢慢爬上他的身体,慢慢扑到在床上,他闻到整个屋子里都是她充满青春的味道。

五月的午后,夏天的气息逐渐明显。她把手贴在二楼的玻璃窗上,桃树长出嫩绿的叶子。风穿过这座绿色山谷,童年的时候,这些景象就像某个电影的场景,它一直在她的脑海里重复。又如同一间屋子的气味,因为一个人的居住而有了属于它自己的特质。

她说,我依然记得村庄里很多稻田的名字,像我记得童年时候,坐在阳光明媚的教室里一起上课的同班同学。我想有些记忆是属于我寻找自己的线索,有不愿意丢下的过去。它们帮助我给自己提出新的问题,我们是谁,又将会去哪里?如果我们的一生就在这座大山里居住,我怕我会忘记我们的前世今生,只有向着来世,我才能看到生命里的一点光亮。

如果有来世,她要带上他,和他一起去往天堂,住在那个如钻石闪耀的殿堂。她要带着他,渡过循环的苦海。

家里人警告他不要和这个没有管束的女孩来往,她的祖母已经过世,父母只是寄钱给她,从来不过问她的一切。钱可以帮她解决一切问题。

他依然每天傍晚来看她。

她对他说,你看,柏树上面有星星。

他抬头,高耸的柏树上是夜色凉凉的星空,他们居住在山里,繁星闪烁,这里的炊烟不属于人间。刚刚栽种过的稻田里传来旺盛的蛙叫声。

她说,我想和爱的人在这里生活,想和你在这里死去。我想我们永远在一起。

我要带你离开,离开这里。我们再也不属于这里,只属于我们自己。他又在她的身上重复同样的事情。

天上的星星一直在牵引我,有时候我觉得宇宙之外有另一个我,或者祖母在那里等我。我经常抬头看星星,经常哭泣,我渴望有一个男子在我睡着的时候把我抱起来,带我离开这里。我不知道他是谁,我希望他来,我就跟他走。

夕颜,我会带你离开。

世界的荒芜。你的悲凉,只有我可以遇见。

她说,有生之年,和我爱的人去看世界尽头的落日。坐在荒凉的高地上,看这个寂寞的人世。等我再老一些,就回到这里,看四季是如何轮换的。看那些回不去的时光,看自己的失败和悔恨。当只剩下你一个人的时候,你就知道这个美丽易碎的世界,只是一转眼的距离,就错过了一生。

要独自去看大海。希望是在有风的夜里,一个人走过荒凉寂静的沙滩,告诉所有人我们的孤单是与生俱来的。只有独自到过极致荒凉的地方,才会重新理解爱与生死的距离。珍贵的东西需要勇气和毅力。

他必须把她带走,他害怕她的激情会将其他的男人淹没。她的生命里只有夏天,有杜鹃鸟和青蛙鸣叫的季节。夏天,绚烂的花朵,明媚的阳光,还有滂沱大雨。持续而旺盛的生命力,生之愉悦的季节。

他爱她那永远明亮得快要落泪的眼睛,如同传说中海底的夜明珠。

在夜色来临的时候,他们就奔向极乐之境。六月开始下大雨,她拿一只搪瓷碗放在窗台上,盛满清水,把他带来的白色栀子浮在水面上。空气中飘浮潮湿的花香,夏天一过就会衰颓,爱情也会像一把降落伞随之降落。

这座山开始下雨,她说,朝笙,你看远山上的水雾,我们像不像神仙?

他抱着她,对她笑,他的笑里也渐渐有了她的悲凉。日日夜夜的山水从房屋后面流淌下来,他们像居住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岛屿上,这座丰茂的岛屿在慢慢漂离世间。那是他们在一起听过最清晰的雨声。

她说,我喜欢这样下雨的夜晚,整个世界都在和我一起哭泣。

坐在那里,看时间慢慢过去,就会感到恐惧,如同一个虚空的梦在消失。慢慢瓦解我所做出的一切努力。

你看,生活依然是这样,如果有什么能够改变,那只是我们内心的执着。

她脸上的那种稚气,是与时光对抗的执着。天性里的自由,没有约束。

她说,我从来都不想带给任何人伤害,我们之所以寂寞,是找不到能与之抗衡的对手,不论敌人、朋友、或者恋人,皆是如此。而一旦捕获,就如同得到的猎物一般。

他知道,她为此而付出的等待就像大海长时间的风平浪静,那些没有出路的情感会带来一场海潮。把他淹没在无人的沙滩上,他听到自己的心跳声,与月亮一起,在潮起潮落中起伏。他抚摸她,好久没有摸过这么柔软的身体。后半夜,他梦到她被海浪带走,窗户口吹来带走海藻味的冷风。他醒过来,触碰到她冰凉的手指,在夏天她的手指都如此冰冷。他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腔上。

她感到他生命的跳动气息,有节奏的声音,会一直跳下去,到他死。

他说,你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?

改变。因为时光,我只有不断的改变。

我们做不了想做的事情,因为我们太糊涂。

太清醒,太糊涂。十七岁之后我再也不想如果,因为如果有一万种可能。我们不会因此而得到想要的一切。手里有的正在以你看不见的速度消逝,而要到来的是没有安排,也无法猜测。

他把她抱在怀里,手臂紧紧箍住她的脑袋。说,我知道一切都是有期限的,时间是一切情感的敌人。即使这样,我也要留住你,我不介意用极端的方式。因为我害怕失去你,再也遇不到对手。你太过汹涌的爱容易使人产生幻觉,你看,我如此清醒,也甘心沉沦。我明白我们的境地。

昨天夜里,她梦到漫山荼蘼盛开,天空里有白色雪花飘落。一轮苍凉落日挂在天边,银白冰晶落在花冠里,用手一捏,冰凉汁液渗透到手心里。和三个人跋涉在山路上,雪白的世界里,忘记了彼此说过什么话。

八月,这个漫长的季节。他开始慢慢体会到孤独像一株深绿色的藤蔓把身体捆紧,直到无法呼吸。新买的葡萄开始慢慢变坏,像一个贪得无厌的人,在不停地吃东西。村庄带给人的气息是清新的,并且夹杂着孤独。

夏天还有多久就会过去,时光在他的手心里颤抖。

他说,家里人要我和她结婚,是门当户对的小姐。婚期定在九月。

她闭上眼睛,没有说话。

他没有能力反抗,没有能力带她走。

她说,等这个夏天过去吧,等它过去我会离开。

对不起,我没有能力爱你。

他们一起长大,日后他要用时间来忘记发生过的一切。他要开始新的生活,迎娶他的妻子。而她也要离开这里。

多年以后。她说,我想我们爱过彼此,但最终离开彼此,那样肆意真切地以为坚定有多么永久。只有当离开的时候,你才会发现我们都是没有归宿的孩子。我的爱随着你的离开而溃散,像消失在风里的烟火,我爱上流浪、痛苦和孤独。我的一生都在捕风捉影,即使只有那么一点点影子。

九月,他看到故乡公路上有一只流浪的小狗,它的背上有黑色的斑点。这里的人都会把家里刚出生的小狗丢弃在路上,像丢弃一个婴儿,希望它可以遇到好的人家。看到它在雨里奔跑的样子,无辜的眼神和全身被淋湿的毛。

他的心里有几近崩溃的痛。它像一个失去母亲的孩子,在遭遇世间的凄风苦雨。看到它从他身边跑远的背影,他恨自己不能爱所有的动物,不能将它带走,不能将它身上的雨水擦干。

我们来不及付出的爱都会成为身体里的隐痛,告诉你自己的无能为力。

就像想起她离开自己的模样,那是他的前半生。记得她的清晰模样,恐惧和时光会使她的样子在他的大脑里损毁,像燃烧的泡沫。熊熊火焰升起,他对她的思念一如二十岁见到她的时候。

她如同潮水一般的爱容易将一个人淹没,把一个男子变得不现实。如同对夏季里的一株红玫瑰的向往。盛开在巴西热带雨林里的玫瑰,在阴暗潮湿之中散发出浓郁芳香。手指抚摸在如同丝缎般光滑的红色花瓣上,那样的体验如同时间凝滞了一般。看到浩大而真实的世界,看到个体的卑微,生之愉悦,何其欢喜。

他想象着她日后的生活,流浪和漂泊。月亮升起的时候,像引力一样拉扯着他。他有时候甚至梦到她去了天堂。

火车穿行的轨道间,她看到绿得发蓝的苍山山脉,群山沟壑间烟雾弥漫。秋日天空里有大团白得发亮的白云,是来自对面天空在玻璃中的倒影。

进入隧道,她看到自己的脸,那是一张在镜子里反复看过的脸。她对自己的样子没有概念,如同一个人无法了解自己一样。

她明白自己不是一个会长久漂泊的人。她知道长久的漂泊会使人心如死灰,人不能孤寂太久。

年少时候,她告诉自己,这辈子要四海为家。喝很多地方的水,吃很多地方的食物,和爱很多人。然后退居山林,隐遁踪迹。可是她觉得这样太寂寞,曾经在动荡关系中建立起来的爱恨嗔痴,都未曾获得结实凭证。如果是年少轻狂,那么她一直是一个处于孩童时期的人。

治好癫痫大概要花多少钱
癫痫病治好了还会在犯吗
早期癫痫病发作时怎么治疗

友情链接:

顽皮赖骨网 | 神印王座第二部 | 暴怒火柴人 | 丰田锐志车 | 考研预报名时间 | 德语自学教材 | 信阳罗山天气预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