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秦皇岛酒店团购 >> 正文

【江南】跟踪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2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我在南方生活过,那里的树木一年四季常绿,不是不落叶,而是黄叶子飘下去的时候,新叶子很快就会生出来,在某个有太阳的中午,树上翠绿一片。那是新绿,象征着新生,但是我不喜欢那种嫩绿的叶子,如果我再年少些可能会喜欢,我已经告别了年少。我没有停下来仔细观察过那些叶子,只是看到了落叶,仰头一看,一眼新绿。我只是在这种树下走过,走在校园的大路上,我走过的时候可能去上课,也可能出校园去某一个地方溜达一圈。

我现在已经告别了南方,回到了北方,我很怀念南方的温暖,即便是冬天空气也只是潮冷,地上不会结冰。我常常在回忆里去南方,去我读书的那个校园,我现在身处北方冰冷的空气,回到南方温暖的冬季有点困难,这个很好理解,你在严寒的冬季,也不大会记起闷热的夏季是种什么氛围。

我尽力而为,其实我很想进入南方的夏天,我呆过的那个城市以夏天的酷热闻名,城市有两条大江交汇而成,夏天大江上飘荡着雾蒙蒙的水汽,空气是凝固的,人在太阳下行走如同经受烧烤。我记得我曾多次一个人走过骄阳暴晒的操场,在环形看台当成的走道上经过,去操场旁边的图书馆。我走在上面的时候,眼界之所及的地方没有一个人,我感觉我是在表演,就像一种行为艺术,我是向骄阳挑战的英雄,当然也许会有在对面竹林休憩的人看到我,觉得我是傻逼。如果他连续多天坐在那里休憩,我正巧在他休憩的时候走过操场,也许他会在心里默念:那个傻逼又来了。我知道美特斯邦威的广告语是不走寻常路。我对这个广告语记忆深刻,因为我常穿美特斯邦威牌子的衣服。我的一个网友,那时候应该是高三的学生,和我聊天的时候总会把美特斯邦威说成“MB”,她说在北京如果穿这个牌子的衣服会被说成老土。我当时不在北京,所以我还是说我穿的就是美特斯邦威,我说我很土。后来我去了一次北京,看见北京很多人都穿卡帕。

我在大学穿的衣服也就美特斯邦威一个牌子,如果双星也算是一个牌子的话,双星就是第二个。有一次我在双星店里买了件白色T恤,我穿着去上课,叫张泉的女生过来扯我的圆领,一边翻着一边说:“什么牌子?”我没有回答,我是个小心翼翼的人,不喜欢男女拉拉扯扯,况且张泉以放得开而出名,喜欢跟男生探讨她的美手,或者是王小波的小说。我把这种男女拉扯的行为称作可以引起绯闻的行为。有一次在上选修的课的时候,一个女生很嬉闹地拉着我的衣袖,有衣袖的季节应该是秋冬,就是在秋冬,那个女生拉住我的衣袖,问我:“谁说我有男朋友了?”是我说的她有男朋友,我只是随便说了这么一句话,女孩就故意过来扯我的衣袖,要跟我算账的模样,我忙说:“绯闻要出来了,注意绯闻。”那种场景让我回到了年少,年少的时候男孩和女孩才可以这么不用顾忌,那个时刻是我大学四年少有的时刻。我给女生呆板的印象,我不善言辞,可能她们会说我闷骚。我的确是闷骚的,心里什么都明白,只是隐藏的很深。

我有时间了就去图书馆,在图书馆里读读小说,一不小心把世界的和中国的大部分出名的作家的书都翻了翻。我常借几本回宿舍读,更多的时候直接在阅览室里看。我也会去借书处那里站着读上一上午的书,我不认为我是书呆子。班上的一个高个子男生曾说我是书呆子,下面是全班的同学,他说的很绕口,说完我不是书呆子又说我是书呆子,下面笑声四起。那时候我人善,不然的话就会跟高个子急了,我也有些木讷,不认为那是在讽刺我,但是我不是书呆子。这些说的人,都是不了解我的,到了大四还有这样观点的人一个也不会有了,我参演了一部纪录片,我在纪录片里有一段一分多钟的打拳击的镜头,楼道里空荡无人,拳头的声音,砰然抵心,我的拳头打在院长和所有老师心上,他们傻眼了,我也认为这一分钟的拳击镜头是纪录片的精华所在,就是宣扬了一种沉闷的力量。我对各国的电影都很熟悉,我还特别喜欢文字的东西,不然就不会把大把的时间放在看书上。看书也有乏味的时候,看着一排排的书架,我会想我的小说也可以放在上面,我写过小说,很难出版。乏味的时候我也喜欢呆在图书馆里,被书香熏着。我高中的一个同学应该看书没有乏味的时候,可是他读的是武侠,读武侠的时候笑,不读了也会笑,那是他想起了读过的情节,他是个武侠痴。我认为他应该是书呆子,在这里书呆子没有贬义,但是我觉得别人说我的时候就充满贬义。

想起图书馆的时候我常想到夏天的图书馆,空调开着依旧感觉不到凉爽。我经常在借书处那里看书,南面的窗户对着的就是操场,北面的窗户对着的是一个天井,中央是长满青苔的水池,周遭是同样贴满青苔的石凳,没有人会在那里停坐。我常常想天井四周的房子里都住着什么人,我去一层厕所的时候,也能看到那个天井周围的房子,我会躲闪一下,万一有人看到入厕呢,但是那里面像是真的没什么人。我曾在一条校道上走,路边是一座教学楼,厕所的窗户正好对着校道,那应该是个女厕所。我走过的时候从来没有正眼看过,我做不来这个,如果没人我可能会瞟一眼。我知道这样走在路上,也走在别人的眼睛里,你的一举一动都会被别人看到,如果做了很出格的行为,人家会鄙视你。但是我觉得每个人都做过不道德的行为,只是有的人没意识到,有的人不承认。我看过一个新闻,报道的是大学里对面的男生拿着望远镜看对面的女生,记者拍摄女生愤懑的画面。看这个视频的人都会鄙视男生,但是仔细想想这种偷窥大量存在,你看电影就是偷窥的一种,我很恶心把这样的事儿拿出来说。女生要不想被看到,拉个窗帘就可以了,不拉窗帘,也就不要大惊小怪,你又没受到身体的威胁。我在夏天借书处看书看到乏味,就会选些别的书看,明星画报之类。我也很喜欢看心理学的书,但是里面的东西太浅显,还没我的心理深。过于无聊了,我也会搜寻一下刺激眼球的图书,图书馆里找不到刺激眼球的书,西方那几本带有性描写的书在我看来很平常了,我也不喜欢读文学里的性描写,写得太差。于是剩下的时间就去随便翻一本书看看,其实不明白自己到底要看什么。也就是在这种乏味的时候,如果身边出现一个挑书的女生,就会有些精神,特别是她在身边挑书时,心思就不在书上了。我不是流氓,不会想到怎么碰人家一下啦,肯定有人如此,但我不是这样的。只是有的时候会闻到女生身上飘溢的香水味,如果女生恰好洗过头,洗发水的味道更浓烈,我很迷恋这种味道,是味道,不是女生。我也常在书架的空挡里悄悄看正在找书的女生,看到她的一段头发。这不是流氓,这是很自然的事情,如果你觉得这是流氓的话,你应该想想你有没有这样悄悄看过一个人,绝对是有的。人在集体评价一个事物的时候容易站在道德的高点上,对很正常的现象发起攻击。如果说,我上去把人家女生非礼了,我绝对是流氓,但是我连这种心思都没有,我只是看一眼。我走在的路上的时候,不会看迎面而来的女生的脸,我觉得那样不好,如果我在女生后面走,倒可以坦然的看看她们的背影,看上去很美,姜文还迷恋女性的臀部呢。女生的臀部也会吸引我的注意力,我只是瞟一眼,根本就没有胡思乱想的时间,这种瞟一眼的时候也不多,偶然发生不是刻意为之。我从来没有看过对面走来的女生的胸部,这是我的底线,因为在看完胸部的时候,你的眼神如果被女生看到,人家绝对会想你是流氓。我一次也没看过,可能有人会无所顾忌,但是这是我的底线,我在人群里作为一个群居动物,我不能如此。

我在你们眼里可能是闷骚,也可能是内秀。别的人可能就不会顾及这么多,像我认识的一个比我大几岁的男生,在大街上直接盯着女生看,女生走过了,他还要扭脖子。看一看没什么,你在路上走,总要看别人,也总要被别人看,这都是无法避免的。但是如果你看见一女的长得不错,起了淫心,把人家侵害了,你就是犯罪了。

我似乎记得是在大一,我在学校的电子阅览室上网,旁边坐着一个长头发的女生,女生一边聊QQ,一边看电影。后来女生起身离开了,我看着女生走出五六米后,也离开了电脑,本来我在电脑前也是消磨时间,我出了阅览室的门,看到女生拐进厕所里。我就站在阅览室的门口,等着女生走过,然后我就跟着女生。我跟着她来到九点后的校园,路上人来人往,学生刚好下课,我跟着她在学生中间穿梭,跟着她去了餐厅,她没有买饭,穿过餐厅后她冲着女生宿舍楼走去了,我跟踪这一次知道女生是住在这个公寓里的。我根本就没有别的意思,我只是觉得这样跟着一个陌生人,有点侦探的感觉,我不知道女生会到达一个什么地方,沿途要经过什么风景。记得有一次,我在食堂吃饭,吃完饭后,坐在吊起来的电视前面看电视,一个女生站在一边看,我觉得女生很漂亮。一会后女生离开,我就跟着女生,在她拐进宿舍楼的时候,我喊住她说同学你大几的?她说她是大二的。这是我仅有的一次搭讪,我做不来这个。

我认识的一个男生好像就不是我这个样子,有一次我和他一起走,路过一片灯光较暗的地方时,迎面来了一个女生,我看到这个男生的手拉了一下自己裤子的拉链,这是一个极其细微的动作,过去后男生根本没跟我说,我也没问,我怀疑这个男生有露阴癖,我只是怀疑,当然这是那个男生的隐私。

有一次我和一个同学到街上转悠,漫无目的走着,这时前面的路口拐出来一个美女,然后我们就尾随美女,离着大概三十米的距离,跟着美女走街串巷,后来美女好像发现了我们,走进一家众人打麻将的商店,和他们说话,然后我们也就不跟了。我们跟到最后也不会有什么,根本就没有要侵害美女的想法,我们只是像风跟着风走。

我现在在北方,冬天北方的夜晚太冷。因为这篇小说是第一人称的缘故,很容易让读者觉得里面的我就是真实的我,其实都是在虚构了。正是因为第一人称,写起来的时候也有所顾及,小说是一种谜团,写作者隐藏在谜团的背后。我很久没有用第一人称写小说了,因为我觉得“故事里的你是不是真的你?”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。我还是喜欢用第三人称写,那样的话我就可以隐藏在故事主人公的背后,我让他在小说里去做我想做的事情,当然这只是一种落实到文字的想象。

如果是第三人称,我想给“我”起个名字,叫阮二,这篇小说后来是这样的:

阮二是一个无所事事的大二的学生,现在是南方城市的春天,春风吹得阮二有些多情,看到走过的穿了春衣的女生会砰然心动,他会看女生的脸,扭着脖子看女生离去的背影,看女生扭来扭去的臀部。现在是午后的三点,阮二从宿舍里出来。阮二坐在宿舍里的时候,春风吹着窗帘飘到屋里,阮二瞬间感受到温暖的春风,他想如此好的天气,应该出去走走,所以他从宿舍出来,打算去图书馆看书。阮二有点闷骚,因为各种原因,他没有恋爱,可能恋爱想起来简单,但到了具体的情境中,就不可能像想象的那样去做。阮二无聊的时候会一个人看MAO片,看着自己很纠结。他知道一直看下去自己会越来越消沉,所以才觉得更应该出去走走。他来到了图书馆,在借书处看书,不少的女生都经过他身边,他悄悄打量女生,怀着一种偷窥的快感。后来他从借书处出来,去了电子阅览室上网,他看见身边坐的是一个美女,他一直默默观察,美女走的时候,他跟着出去。

他在美女的身后一直跟着,随美女出了校园,走在宽阔的马路上,后来又拐进窄了不少的马路,他一直跟着美女走,路越走越窄,人也越来越少。后来美女走进一条看不到尽头的小巷,阮二跟在后面,这时的阮二开始不安,因为小巷看起来太安静。小巷开始出现弯道,阮二跟过去,发现美女回过头站住了看他,美女的确很美。阮二不知所措,这时候想往回走,回了头才知道身后站了四五个混混。美女原来是做鸡的,阮二上当了,身后的四五个男的,是伪装的皮条客。

美女原来不是一般的鸡,专门勾引男子来享乐,像是女老大。后来发生的事情让阮二始料未及,他被美女带到房间里,又被扔在床上,美女上了阮二,美女一副享受的模样,而阮二绝对是被侮辱的神情。后来阮二就呆在了美女身边,供其享乐。阮二终于有一次,逃脱了魔掌,从那条狭长的小巷里冲出来,冲向外面的宽广,阮二一直跑一直跑,他已经感到外面从田野上吹来的风了,他已经听见熟悉的街道的喧嚣了。他跑得很累,然后跑醒了,发现自己在电子阅览室的电脑前睡着了。他抬起头来,看到旁边的美女还在那里一边聊QQ,一边看电影。

小说是这样结束的:阮二迷迷糊糊的感觉梦里的女孩就是旁边的这位女孩,他迷迷糊糊的说:“同学,你大几?咱们能交个朋友吗?”

女生回过脸来,微笑的说:“对不起,我有男朋友了。”

然后他看到女生站起来,拿起包包,在高跟鞋“当当”的声响中悠闲地走出电子阅览室。

阮二坐在那里,怅然若失,在心里骂自己糟糕的表现,骂这第一次和女生的搭讪。

2010年2月3日0:03:44

2014年10月19日修改

癫痫发病口吐白沫怎样急救
癫痫该如何去治疗呢
韶关癫痫病研究院

友情链接:

顽皮赖骨网 | 神印王座第二部 | 暴怒火柴人 | 丰田锐志车 | 考研预报名时间 | 德语自学教材 | 信阳罗山天气预报